您的位置:主页 > 奇闻异事 > > 正文

买中鑫智融鑫四海基金,我血本无归教训惨痛

信息来源:科技资讯 文章作者:科学技术网 发布日期: 2018-04-26 阅读次数:

买中鑫智融鑫四海基金,我血本无归教训惨痛

2014年春节过后,经同事介绍,我认识了时任北京中金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鑫智融”)分管投资的副总裁——孙德忠(他是我同事的同学)。后他偶有电话来联络问候。

2014年12月26日他到我单位拜访我,说其正在准备发起设立鑫四海新三板基金1期,着重强调其公司已做过详细尽职调查,2015年底上三板绝对没问题,即使上不了三板,标的公司股东还承诺15%回购,收益绝对有保证。当天上午12点48分,孙德忠回到单位,把《鑫四海养殖有限公司的调查报告》发给我。

2015年4月21日孙德忠安排其秘书发来鑫四海新三板基金产品说明书(简版)(参见图片1-8).

2015年4月22日我向孙德忠发邮件,就基金合同和认购协议中涉及的问题,请其答复。中午11:45孙德忠回邮件书面回复了我提出的问题,并强调:“兄弟放心就好了,无非是赚多少的问题,亏了你来找我!”

2015年5月6日晚上7:16,孙德忠让其秘书发来基金合同样本和认购协议文本。

2015年5月12日0点30分开始,我向鑫四海新三板基金1期在广发证券基金运营外包业务募集专户(基金托管账户)——中国工商银行账户3602000129201614027,分20次每次5万元转款100万元,0时56分把分20笔转款100万元的银行水单记录发邮件给孙德忠。

2015年5月13日到北京中金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当时的办公所在地乐成中心20层,与孙德忠一起签署了认购协议、基金合同。

2016年1月份,看到鑫四海养殖有限公司没有上三板。我就此事电孙德忠,已联系不上。问中金智融董事长葛军,他说孙德忠去美国治病了,说公司正在与鑫四海集团沟通基金所投股权回购事宜。但是,截至目前,被投企业一直没有执行股权回购。而且,所谓风控亮点“山西鑫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将其个人持有的太原市区54 套未售商品房(市值约 6000余万元人民币)为本基金做回购担保”也是形同虚设。现在了解到,山西鑫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只是将其个人持有的太原市区 54套未售商品房与葛军办理了网签手续,并没有办理房屋过户手续,现在无论是中鑫智融或者葛军都无法办理该房产过户,因为,山西鑫四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股东已经把房产抵押给他人。

2016年5月30日,基金到期,再次联系葛军,他说已经开始向北京仲裁委员会,就鑫四海集团逾期未回购事宜提请仲裁。此后再联系,一直说:“此案在仲裁中,还没有开庭”。

2016年6月上旬,双井乐成中心20层已退租。电话葛军,得知公司已经搬到西城区广安门内大街338号北京港中旅大厦912室。

2016年11月下旬,现场查看,该公司办公地点港中旅大厦912室门上锁,,无人办公,经咨询物业公司,中金智融已拖欠物业费和租金多日。

2016年12月22日上午8:30,与该基金其他投资者11人一起到西城区牛街派出所报案,值班警官罗桂晨、王浩接待了我们。中午11点半,罗警官说,经过请示领导,我们应该到案发地所属公安机关——朝阳区经侦大队报案。

2016年12月22日下午,与该基金其他投资者11人一起到朝阳区经侦大队报案,接待警官马龙做了案情登记,说请示大队领导后,再告知我们是否立案。

2016年12月23日下午3点,马龙警官给我来电,说按照北京市公安局关于案件受理的相关规定,该案件属于疑似非法吸收公共存款,应该到公司现办公地所属西城区经侦大队报案。

2016年12月28日,我及同一基金其他部分投资人到西城区经侦大队申请报案,西城区经侦大队一名张姓工作人员收了我们的报案材料,但是,春节后,购买同一基金的谢姓投资人等去西城区经侦大队咨询案件进展,西城区经侦大队王警官又说把该材料转给了朝阳区经侦大队受理。3月初,购买同一基金的郭姓投资人等到朝阳区经侦大队咨询案件进展,朝阳区经侦大队工作人员说又把案件材料转给了西城区经侦大队。该案件一直在西城区经侦大队和朝阳区经侦大队之间就实际管辖问题扯皮,但是,这两个地方都没有立案。

据购买同一基金的郑姓投资人近日到中鑫智融在港中旅大厦912的办法场所查看,该场所已经被大厦物业收回,并重新租赁给他人,目前正在装修中。

截至目前,本人没有收到北京中鑫智融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关于投资款及收益何时偿还,以什么样的金额偿还的明确的书面和口头答复。

从基金业协会网站上看到,该公司已归于:异常机构,异常原因:未按要求进行产品更新累计2次及以上。在协会网站上,已登记备案的基金产品有5支,但是,这5支产品从初始备案时截至到现在未向协议更新信息。

科技要闻更多>>
宇宙探索更多>>
动物世界更多>>
栏目链接